简评全面三孩政策从计划生育到鼓励生育

?科技 ????|???? ?2021-06-19 12:44
计划生育终将走向历史 ? 从新中国成立至今,我国的生育政策历经了四次重大调整,第一次是20世纪70年代初,从“无生育限制”到“只生一胎”,并于1982年将计划生育定为基本国策;第二次是21世纪初,从“只生一胎”到“双独二孩”,第三次调整则是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单独二孩”政策。第四次调整是2015年12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了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于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全面二孩”政策。 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指出,进一步优化生育政策,实施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我国生育政策由此迎来了第五次调整??悸堑饺嫒⒄叩姆趴约靶律丝诘某中陆?,我国生育政策实质上已从“计划生育”向“鼓励生育”“优化生育”转变,其对社会经济发展将产生深远影响。 ? 生育成本过高仍是最大阻力 ? 显然,只是放开“生”的限制并不会直接促进人口的恢复性增长,“生育政策”改革的关键在“育”而非“生”。随着医保的覆盖,人民群众的主要负担并非来自生的成本压力,而是随之而来的抚育、养育和教育成本高企?!?017中国家庭教育消费白皮书》显示,教育支出占家庭年支出的50%以上,很多家庭明显感受到在子女教育上的巨大的成本和精力投入。另一方面,生育政策的松绑并未给职场女性带来更好的福音,有些企业不招或慎招育龄妇女,女性就业歧视屡见不鲜,这一方面固然与企业没有树立正确的招聘观有关,另一方面与国家和地方政策给企业成本加码也不无关联,比如广东地区奖励假80天,社保不予理赔只得公司全额承担,如果员工三胎,那么员工可以享受240天的全薪假期,这也让很多用工成本压力较大的企业望而却步。 ? 生育保障制度改革应更加关注公平 ? 显然,三孩配套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对于促进人口持续健康发展更为关键。微观角度,生育保险制度和劳动用工改革也应提上议事日程。比如针对日益严重的就业歧视行为,我国应当出台《反就业歧视法》,对就业歧视行为实施惩罚性赔偿制度或引入公益诉讼,增大就业歧视的违法成本。创建公平的就业环境本是政府的主要义务之一,就业公平某种程度上比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更为重要,前者确保劳动力和生产资料的正确结合,从长远角度保障生产力的供给和匹配良性循环,以此创造和保障更高质量的就业,对劳动者而言,公平地获得就业机会是一切劳动权益产生的基础,其重要程度甚至远高于拖欠农民工工资,这也是很多国家制定反就业歧视法案、成立公平就业委员和调查机构的重要原因之一,政府必须以更前瞻性的视角来看待就业公平问题,而不是止步于损失赔偿救济。 ? 考虑女职工生育的抚育困难,除了国家大力发展幼托机构以外,政府亦可制定促进在家办公或远程工作的法案,如规定企业对员工实施在家办公的,在家办公期间推定适用不定时工时制豁免加班费的支付。对于各地计生法规规定的延长生育假期,三孩女职工仍可正常享受,但该笔成本不应由企业承担,考虑系地方出台的计划生育奖励政策,应由地方政府承担。再如政府需要综合考量不同用工形式的利益差异,避免劳动关系全?;?、非劳动关系不?;さ幕巫纯?。如非全日制、兼职劳务等也应给予一定的女职工?;とɡ?,以避免企业通过灵活用工、平台用工来规避女职工法律责任,女职工权益保障也不应局限在劳动关系范畴,而应适度扩展到非标准劳动关系范畴,只有通过精确的用工制度设计引导企业合理用工才能避免企业将育龄女性完全排除在就业范围之外。如果政府只是一味地强调?;づ肮さ暮戏ㄈㄒ婊蛑苯邮谟枧肮しǘㄈɡ⒉换岬贾屡栽惫とㄒ婧途鸵祷岬南灾黾?,甚至可能加重就业歧视,只有标本兼治合理疏导才能创建更有利于保障女职工就业的环境。 ? 显然,要促进人口的均衡发展,提高人口素质和国家实力,无论是教育还是就业,政府都需要越来越关注“公平”而非“效率”。 近期文章 《民法典》视角解读黄河石林越野赛 为何传统的绩效管理已经失效? 新业态从业者利益?;と绾巍氨瓯炯嬷巍?? 上海一中院高管10大劳动争议案件点评   
  • 上一篇:情感测试选择一款你最喜欢情侣杯测出你丈夫宠你还是害怕你
  •  
  • 下一篇:没有了